1. tel

    美考咨询热线

华卿新闻

用信念与行动实力阐述《央美榜眼是怎样炼成的》——中央美术学院19级新生李文菲

2019-09-20 华卿画室

19级央美新生中52位出自华卿画室

其中包括一位全国榜眼

央清造型定向班的李文菲

曾一举斩获央美第2、国美第13

而看过她的作品后

众人感叹道“绘画不如人家、理论更不如人家”

三尺青锋怀天下,一骑白马开吴疆!

你和央美榜眼的差距有多少?

Q李文菲同学你好,简单自我介绍一下吧!

李文菲:大家好,我是华卿画室2019届的学生李文菲,来自天津市,在央清造型定向班学习了一年,我获得的校考成绩有中央美术学院的第二名和中国美术学院的第十三名,最后被中央美术学院录取。

Q对于专业有没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李文菲: 我是史论类的学生,可能对于造型这块提不了特别多建设性的建议,但是 如果您是准备着手史论的话,我建议还是画完作业的闲暇之余看一下书。如果说是从来没有看过史论类书的就不要碰这个专业了,因为它很难过这个专业考核。像非常想考央美、国美这样顶尖的学校,自己的文化课也要好一点,如果是天津市的话,最好能达到五六百分。

Q当时为什么选择华卿画室?在华卿有没有印象深刻的事?

李文菲:这是我妈在网上找一些画室信息发现的,我们也是在北京看过一些画室之后决定来到华卿画室,因为我觉得还是这边的教学比较系统,当时看到大家都特别勤奋学习,勤奋画画,然后老师们也很认真的在那里教,挨个在那看。

李文菲: 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当时我的速写老师劝我去学史论的时候吧,因为他也是觉得可能史论这块的前途会更好一点,然后也劝我去试一下,我只是觉得如果以后真的要成为一个艺术家的话,史论方面的修养是必不可少的。

Q什么时候进步最快?

李文菲:进步最快的时候大概还是刚来那会吧,我的基础本来型还可以,所以差距不是特别大,因为接触到很多以前在地方接触不到的新知识,比如像一些造型的方法、一些思想,这个是在地方画室看不见的,所以可能会比较新鲜。还有我们之前在地方是不学人体结构的,然后还有一些调色的方法、如何观察色彩、如何写生,这些东西我都没有接触过。

还有就是我觉得还是作为一个总是在家里走读的学生来讲,能出来住宿,其实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了,比如说自理问题、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这些东西都是在华卿慢慢学会的。

Q有遇到过困难吗?是怎样调节自己的?

李文菲:这个是有的,就是决定自己是考史论还是考造型的那段时间吧,还是很纠结的,因为我一直都把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当做自己的梦想,一直有一段时间就是我担心如果我考不上这些顶尖的学校,也是为了面子吧,必须要好好学,没有别的选择了。

Q分享一下自己的考前经验吧!

李文菲:就是在读完通史之后,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特别擅长的一段给它死抠下去。比如说我 当时选的是西方近现代这个方向,然后就找了一些这方面的书籍去看去研究,也是自己比较喜欢感兴趣的方向,这样子的话到时候上考场你才有东西能写出来,只有泛泛的通史的话,其实是很难写出一个像样的东西的。

李文菲: 还有思路问题,比如看到那个题,央美的这个题向来都是比较灵活的,像今年我们这届的题跟去年就完全不一样,所以说就是别光看那个薄薄的那么小的那个高中的课本,多去看一些书,比如推荐的书基本上我这有这个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有机会的话还可以去看大学的史论课本,就是一红一蓝的那两本,再看什么得看自己比较喜欢哪一块了。

就是它哦

以下是小姐姐的随笔哦↓

静默的情感——布鲁诺•瓦尔波特个展

本来想写一个正经展览评论的,但考虑到这个东西是写给空间的各位看的,就尽量写的不那么严肃(说实在的我也不会写正式的展评,那本《如何撰写艺术类文章》我没带到杭州,也没看完),也放弃了评论类文章对文学性的限制,就放飞自我了,写一篇感受性强的文章吧。

展览的环境布置整体而言是非常到位的,从展品的布置到灯光的安排都很好的贴合了作品传达的氛围。疏离而有呼应地摆放着的人体雕塑,在略偏暖色的、集中而有层次的灯光中浮出黑暗的背景,上演一出沉默的戏剧,让人想起阿布拉莫维奇的无声对视。

沉默是一种美德——是的,瓦尔波特的雕塑是叙事的、沉默的、收敛的,一如展览的标题:静默的情感。拉奥孔的挣扎呐喊在此过于喧嚣,连米氏的《垂死的奴隶》都像是说了过多的话。我或站或卧,就在这片你所在的土地上,我目视前方,垂眸或是阖上双眼,与你无关——与真人等大的木雕没有底座直接安放在地面上,拉进了观众和作品的距离;没有夸张的造型和动态,艺术家用了高度写实的表现手法,这些作品是那样的真实,却也保留了木材的凿痕,与木材本身的纹理一起形成了作品丰富的质感,而这种表现本身又是克制的。木材并不像大理石那样被认为是表现肌肤质感的理想材料,而在这里木纹和木材粗糙的质感又好像人体的一部分,这也体现了作者高超的雕塑技巧。木材这种材料本身具有静默的品质,它让人想起僧人手中的菩提子。

对于西方人而言,这种沉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哪怕到了现代,那些转向“內省”的画家,鲜有人能做到这样(其实纽曼和罗斯科还算安静,可他们的形而上学理论我无法理解;波洛克简直是狂暴)。个人观点,文艺复兴早期的安杰利科和20世纪的杜尚拥有这种品质:杜尚的静默来自于他对传统艺术美和艺术价值的嘲讽与反叛,他反对“视网膜”,所以用机械化的抽象手法画《大玻璃》;对世俗价值无欲无求,所以他的作品中没有争名夺利的浮躁。安杰利科的作品是用文艺复兴的新成就表现一种中世纪的精神,是对上帝的虔诚信仰以及僧侣式的禁欲。瓦尔波特早年制作宗教雕像,因此我认为他作品中的品质与后者更为相像——僧侣式的沉静。

我之前对这位艺术家并不了解,只是看了展讯,被他的作品所吸引,展览现场也没有太多关于他的生平和艺术观点的介绍,我写这个东西的时候也没查资料。我并不了解这些雕塑到底想表现一种怎样的思想或情感,或许表现的只是模特本身。在纷繁复杂、观点繁多的当代艺术世界,单纯与真实又是那样的珍贵。也许艺术家想要用作品说些什么,又或许是模特在想些什么,这些想法寄托在这瘦削的身形里,想要与谁诉说,又似自言自语,直面这荒诞的世界。“I talk to the wind”,就像King Crimson的这首歌一样,“The wind does not hear,the wind cannot hear”,世界无法理解,不愿理解,让情感保持沉默,成了这聒噪世界中的别样美德。

——以上为个人观点,作品解释权归作者所有

李文菲:希望大家都可以考上理想的大学,也希望大家在这集训的半年多时间里,好好努力,实现自己的理想,加油学弟学妹们,我在央美等你!

北京华卿画室

 为满怀艺术梦想的你们 竭尽所能 

-END-